名媛群or乞丐群?

执笔者无双

执笔者无双

3 天前 NaN

一个个热衷于把自己包装成享受奢华生活,有着光鲜靓丽外表的“名媛”样子。

 

在他们眼中,物质就代表一切,仿佛吃几顿高档餐厅的饭,拎几次爱马仕包包,穿几次名牌衣服,精心修饰几条朋友圈,自己就高贵了,就只有王子和显赫家世的人才配得起自己。

 

这样的价值观和行为,简直是烂到骨子里面了。

 

靠包装出来的东西,没有内在支撑,终究是假货!

 

画虎画皮难画骨!

 

所谓的“名媛”就只会靠模仿别人最表面的东西,而恰恰忘记骨子里面最重要的东西,难免会“东施效颦”,丑态百出,让人贻笑大方。

 

那些靠“拼团”来维持虚假人设的所谓“名媛”,靠虚假朋友圈来满足炫耀欲的女生们,真的是把“名媛”这个词都踩到了尘埃里!

 

 

无双眼中,何谓真正的名媛?

 

福楼拜有句名言:一位真正的贵族不在他生来就是个贵族,而在他直到去世仍保持着贵族的风采和尊严。这句话用来形容郑念再适合不过了。

迟暮依旧美人,末路仍是贵族。

01

郑念,原名姚念媛, 1915 年出生在北京

她出生名门,先后就读于天津南开中学和北平燕京大学,因为气质优雅和长相出众,还在天津读书时,她就曾四次登上《北洋画报》封面,成为远近闻名的“风云人物”。


优越的家世,精致的容貌,引得当时一片官宦子弟的追求。她本可以早早找一个门当户对的男子结婚,生儿育女,从此过上顺遂无忧的生活,然而郑念却拒绝了那些男孩们, 她不愿后半生都依靠一个男人活着

在结束南开大学的学习后,郑念凭借自己的能力考入了当时中国最优秀的大学之一——燕京大学,后来更是远赴伦敦经济学院留学,并取硕士学位,获得外籍老师的一致认可。

明明可以靠颜值,却偏偏拼才华, 说的大概就是郑念这样的人。

可能对很多人来说,出生名门,学识丰富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,把任何一个人放在那种锦衣玉食的生活里,大概都能风姿绰约,举止优雅。

然而真正感动我的却是接下来的故事。

02

在伦敦读书的时候,郑念认识了后来的丈夫—— 正攻读博士学位的郑康祺 。两位才华横溢的青年彼此欣赏,互相喜欢,许下承诺,结下百年之好。

完成学业后,郑康祺加入了外交部,被派遣到澳大利亚,而郑念也随着丈夫一起,一直漂泊在外,在这一过程中,两人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—— 郑梅萍


1949年,夫妻二人毅然决定回国,为新中国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。郑康祺曾担任市长陈毅的外交顾问,后又出任英国壳牌石油公司上海分公司总经理,而郑念也凭借自己的才识在事业上帮助丈夫良多,生活平静而充实。

战乱平息,新中国成立,自己在上海有了一个安定的家,有独立的事业,有深爱的丈夫,有可爱的女儿,不必再去漂泊,一切都似乎往更好的方向发展。

岂料命运的玩笑才刚刚开始

03

1957年, 郑康祺因病去世 ,承受丧夫之痛的郑念不得不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,还要处理丈夫留下的工作。

她开始担任壳牌石油公司 英籍总经理的顾问 ,有时代理总经理,身为女子,这其中所经历的压力委屈可想而知。但她还是凭借灵活的头脑、强硬的手腕和四通八达的人脉,周旋于公司、政府和工会之间,在商场取得成功,获得了一致的认可。

 


在当时百废待兴的上海,人们流行穿中山装和列宁装,刻意简朴,生活情趣被视为封建造作。然而郑念却始终保持着曾经的生活方式, 依旧穿着旗袍 ,家里布置的精致温馨。

她郑念个人回忆录 《上海生死劫》 中对自己的房子这样写道:

窗上有帆布篷遮,凉台上垂挂着绿色的竹帘。 就是窗幔,也是重重叠叠,有条不紊地垂着。沿墙一排书架,满是中外经典名著。幽暗的灯光,将大半间居室,都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,但白沙发上一对缎面的大红绣花靠垫,却还是鲜亮夺目,扎眼得很。

有友人形容郑念的房子是 这个色彩贫乏的城市中一方充满幽雅高尚情趣的绿洲。 她爱看书喝茶,时常坐在柳条藤椅里,仰头凝视着布满星斗的苍穹。而女儿郑梅萍则常会和朋友到家里来听唱片。


而令人所钦佩的是,这都是郑念靠着自己挣出来的: 我具备有维持我旧有的生活方式的经济实力

为了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,买自己想要的东西,这便是努力的意义,若当年郑念放弃读书,早早嫁给了一个所谓富二代官二代,也许结局便不是如此了。

04

1966年,郑念51岁,本该颐养天年的岁月,命运的风暴突然袭来,猝不及防将她打入深渊。

那一年的8月,郑念正坐在家中,门外忽然传来疯狂地砸门声和一阵阵竭斯底里的口号声——这是 文化大革命 时期抄家抓人的信号。

当门被打开后, 三、四十个陌生人直接冲了进来 ,对着郑念家中的东西乱砸一通,砸毁文物,也烧掉了她和丈夫研究多年的中西方文化资料:“我听到楼道上下不停的脚步声,砸烂玻璃器皿的声响,还有猛击墙壁的声音。似乎他们不仅仅在查抄室内的财物,而是要把房子都拆了似的。”

但即使遭遇疯狂可怕的一夜,但郑念却没有哭泣嘶喊,第二天仍然在餐桌面前安静地用完了早餐。她对女儿说:“ 待文革过去后,我们再布置一个新家。它同样会十分美观舒适的。不,它会比过去更美好 。”


只是这场暴风雨被她想得更大更急。

不仅家被毁了,因为留学和为英国公司工作的经历,郑念被当作 英国间谍 软禁在家中, 也不许和女儿交流接触,9月则直接被关进 上海第一看守所 ,成为了代号为1806的囚犯。

一场近七年的监狱之灾开始了

05

在监狱中,郑念受到无数次审讯和拷打, 逼迫她认罪 ——承认自己是“间谍”,然而郑念却始终不曾妥协,在那个混乱的年代,无数人被批承认“罪行”,被迫“揭发”身边的人,她却始终坚持着做自己。

监狱里的环境是郑念从未想象过的恶劣——天花板上爬满了蜘蛛网,墙壁布满黑色裂缝,满目疮痍的水泥板上到处是尘埃污垢,到处是呛人的霉味......

然而恶劣的环境并没有让已经五十多岁的郑念变得敷衍和随便, 她依然努力认真的生活

她用“以讲卫生为光荣,不讲卫生为可耻”的语录借来破旧扫走,拂掉蜘蛛网,将囚室打扫得干干净净;

将布满尘埃的窗玻璃仔细地擦了擦——这样阳光就能透过玻璃照射入室了。

她用饭粒当浆糊,把手纸贴在沿床的墙面之上,使被褥不被墙上的尘土弄脏;还用借来针线将两条毛巾缝成马桶垫;

......

甚至在糟糕的处境里依然能够发现那些细微的美好:

放风的时候,她为一朵野花而欣喜:这棵小草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下,傲然伫立在污泥和沙砾之间,似乎要给这死气沉沉的监狱,标上一个生命的象征。

在监狱中,她被蜘蛛吐丝织网而震撼:这个小生物的工程,几乎把我迷住了。那张网编结得非常美丽,真可谓美轮美奂。

她背诵唐诗,沉浸在古诗词中暂时摆脱囚室的残酷现实。

即使生活在阴沟里,依然可以仰望星空 .


06

1973年,郑念最终无罪释放,那个时候的她已经年近花甲,带着一身的疾病终于重见天日。但迎接她的却是一个更痛苦的消息—— 她视若珍宝的女儿已经离世

在监狱里无论被如何折磨都没流过眼泪的郑念,在知道女儿离世后,终于哭了出来:

“我竭尽全力,围着生存而付出的种种代价和遭受的种种磨难,瞬间全部失去了意义。我只觉得自己四周一片白白茫茫,似乎一下子全给掏空了。”


将永远离开生我养我的故土,我的心碎了,完全碎了。只有苍天知道,我曾千百倍地努力,要忠贞于我的祖国,可是最终还是完全失败了,但我是无愧的。

——郑念《上海生死劫》

 

 

这个美了一生的女子,始终保持了自己的优雅与精致。即使在最糟糕的环境,她始终以最得体的面目示人,且不屑于做任何苟且之事。

 

 

这才是真的名媛,她的傲气与优雅,刻进了骨血,即使岁月更迭,但眼中的风致与坚定,却从不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。



免责声明:本文由财路用户上传并发布,内容为用户独立观点,不代表财路平台立场。

分享
weibo
weixin
qq
全部评论(0)